“疯狂内存条”背后的隐忧

2019-03-25 23:18:01 惠尔创

      Flash内存即Flash Memory,全名叫Flash EEPROM Memory,又名闪存,深圳市惠尔创回收电子公司:13725526622微信同号 Q:229884651 回收内存FLASH,回收存储器芯片,收购SD卡,回收记忆棒、回收内存条,收购存储器ic、回收手机配件、手机主板回收、回收手机液晶屏、ic回收、电子料回收、手机配件收购、回收手机电池、回收手机充电器、回收光猫、回收机顶盒、回收工厂库存、回收滤波器、收购双工器、回收晶振、回收连接器、收购手机卡座、回收手机尾插等工厂库存电子元件继配件,好坏均可!是一种长寿命的非 易失性(在断电情况下仍能保持所存储的数据信息)的 存储器,回收内存FLASH,回收存储器芯片,收购SD卡,回收记忆棒。数据删除不是以单个的字节为单位而是以固定的区块为单位,区块大小一般为256KB到20MB。闪存是电子可擦除 只读存储器(EEPROM)的变种,EEPROM与闪存不同的是,它能在字节水平上进行删除和重写而不是按区块擦写,这样闪存就比EEPROM的更新速度快,所以被称为Flash erase EEPROM,或简称为Flash Memory。由于其断电时仍能保存数据,闪存通常被用来保存 设置信息,如在电脑的 BIOS(基本输入输出程序)、PDA( 个人数字助理)、数码相机中保存资料等。另一方面,闪存不像RAM( 随机存取存储器)一样以字节为单位改写数据,因此不能取代RAM。 回收内存FLASH,回收存储器芯片,收购SD卡,回收记忆棒。
   闪存卡(Flash Card)是利用闪存(Flash Memory)技术达到存储 电子信息的存储器,一般应用在数码相机, 掌上电脑, MP3等小型 数码产品中作为 存储介质,所以样子小巧,有如一张卡片,所以称之为闪存卡。根据不同的生产厂商和不同的应用,闪存卡大概有SmartMedia SM卡)、Compact Flash( CF卡)、MultiMediaCard(MMC卡)、Secure Digital( SD卡)、Memory Stick( 记忆棒)、XD-Picture Card( XD卡)和 微硬盘MICRODRIVE)这些闪存卡虽然外观、规格不同,但是技术原理都是相同的。 
  实际应用中的闪存主要分为NOR和 NAND两种。NOR有着较快的数据读取速度,但数据写入速度却很慢。回收内存FLASH,回收存储器芯片,收购SD卡,回收记忆棒。在 电子产品中一般作为程序存储器。而NAND虽然数据读取速度比NOR慢,但数据写入速度却比NOR快的多,因此在电子产品中一般作为数据存储器。 

近日,一篇名为《内存的战争,疯狂涨价内存背后的产业故事》的文章在技术圈流传。回收内存FLASH,回收存储器芯片,收购SD卡,回收记忆棒。自去年开始,固态硬盘、内存条及闪存卡等存储产品的价格开始疯涨,一根8GB DDR4内存条已经从2016年上半年的200元左右疯涨到现在的900多元。即便是饱受诟病的房价上涨速度,也无法和内存条的涨价速度相比。

  涨价背后,是三星、SK海力士等韩国企业的强势上扬。今年第二季度,三星在芯片销售业绩上一举击败美国芯片巨头英特尔。与此同时,韩国另一家企业SK海力士营业利润率也达到45.59%,在韩国30家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中位列榜首。

  韩国企业的高歌猛进,反衬出中国企业在存储芯片领域的黯淡。回收内存FLASH,回收存储器芯片,收购SD卡,回收记忆棒。由于中企在NAND Flash和DRAM两种存储芯片方面的市场占有率微乎其微,且NAND Flash和DRAM被少数国际大厂,特别是韩国企业所垄断,直接导致存储芯片价格很容易受到垄断企业决策影响。

  韩国企业在存储芯片领域对老牌大公司的强势“逆袭”再次表明,将“自由竞争”“小政府”奉为“圣经”完全是自欺欺人。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,三星等公司充分利用存储器行业周期性强的特点,以举国体制为筹码,回收内存FLASH,回收存储器芯片,收购SD卡,回收记忆棒。在价格下跌、生产过剩的大环境下,逆势疯狂扩产,通过大规模生产进一步降低产品价格,由此引发价格战造成存储芯片企业普遍亏损。由于三星的体量占据韩国GDP的20%,有足够的资本去亏损,在价格战中处于绝对优势。通过这种方式,三星把曾经占据DRAM市场50%以上份额的日本企业赶下神坛,而三星昔日的竞争对手则大部分破产或被收购。

  中国在存储芯片领域受制于人的经历是惨痛的。一直以来,西方国家在高科技上对中国严防死守,即便是存储芯片这种技术含量并不算太高的业务,国外政府也对中国严格限制。中资曾经试图收购日本尔必达,紫光也曾经试图收购闪迪和镁光,但这几次尝试都未能如愿。回收内存FLASH,回收存储器芯片,收购SD卡,回收记忆棒。在美国受阻后,紫光集团瞄准韩国,力图投资300亿元人民币收购SK海力士15%—20%股份,然而也遭到对方拒绝。之后,紫光选择了“曲线救国”,通过入股西部数据,然后由西部数据出面收购闪迪,希望以这种方式绕过美国的监管。然而即便如此,这笔交易最终也因为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审查而告吹。

  前不久,日本东芝因财务问题不得不壮士断腕,出售其麾下的存储芯片业务。回收内存FLASH,回收存储器芯片,收购SD卡,回收记忆棒。虽然在收购过程中,富士康给出的报价远远高于其他竞争对手,但东芝还是将存储芯片业务卖给了贝恩资本。原因就在政治因素。日本政府的经产省官员就曾表示:“东芝公司可以卖给苹果这样的美国公司,但中国公司是不行的”。

  从过去一系列不成功的收购案例来看,中国资本想要通过海外并购获得存储芯片市场的入场券行不通,在存储芯片的大国之争中,中国必须自立自强,才能实现产业发展不受制于人。


电话咨询
邮件咨询
在线地图
QQ客服
收购范围
在线交流

在线询价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北京pk拾开奖号码